云蛆

黑色的云蛆撕咬烟灰云层中苟延残喘的缝隙。

……突然就发现百粉了……有点激动有点懵。那就……点个图吧我会好好加油的!!谢谢你们!!!占tag对不起……

几个摸鱼什么的……人体参考绯都太太 ……画的都是些啥。
p1甜心 性转甜心 成历小玉
p2半成稿爱丽丝Paro帽匠伽罗
p3卡伽……对不起我是不是似乎对阿卡斯有点不友好……
p4p5凯伽背后…

祝 小食愉快 我爱bcy

伽罗皮的私设ww.穿制度的绅士战神 配色纠结超久

蓝总是天使!!!!!尖叫!!!!!!!!!!!

……码进度 第一次画快新啦qwq希望不会被嫌弃

我终于画完撩呜呜呜呜呜军花生日快乐啦虽然晚了一天xxxx……

码个进度u...大概是伽罗生贺画得伽家合影w...女神生快喔

【快新】七月四日多雨无晴.01/校园Paro.

努力想成为日更大佬……奈何臣妾做不到啊。补上00的结尾…。

七月四日多雨无晴.

00.

“是吗.”年青人狡黠地咧了咧嘴,礼貌地放下毛利的手,抵着裤兜儿饶有兴趣地看向工藤.“小哥贵干啊?”

冲动的名侦探这时候才卷着好看的眉头带着点儿鄙夷地看着他,“的确是很完美的魔术,如果你刚才从袖子里抽出手帕的动作再快一点儿的话。”

面前好看的年青人面上挂着客气的笑靥,仿佛丝毫没感受到工藤的敌意,倒是一旁的毛利十分紧张地拿手肘捅了捅他腹部——

“太过分了新一,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

倒是那学生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跟着装模作样地拢了把刘海,笑得一脸灿烂。“没关系的这位小姐,不必为我担心。”

……真是令人不顺眼。被捅的工藤先生乜着眸子嘴角微微痉挛地抽动,只听眼前的男子语调轻快地自我介绍道

“江古田黑羽快斗,荣幸相识。”

01.

工藤到最后还是摆着一张臭脸接受了黑羽先生的邀请,就在前街的瓢虫咖啡厅——

“我与二位着实有些眼缘儿,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和二位共用下午茶?”黑羽快斗勾弄松衬衫领口,目光含笑地望向眼前的工藤。

时岁缓淌,暮阳苍老。斑驳的百叶窗上蓝紫白三色装点的玛利亚在圆木桌上透上浅浅的痕迹。

他叹口气,朝右挪了挪屁股以躲避透过花纹照到自己的阳光,接着又摆起一张紧张的黑脸看向旁头。

——名为黑羽快斗的登徒子脸上洋溢着谄媚的微笑,傻白甜的兰也喜滋滋地搅拌着奶咖傻了吧唧的迎合地点头。

……。幼稚鬼上身的工藤同学架起腿别过身去,委屈巴巴地低下头戳弄浸泡在黑咖里的可怜方糖。这时候毛利抱怨地顶了顶他,他听到她埋怨道自己又在发哪门子脾气。

“这位先生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真是不幸,”黑羽单手支颐饶有兴趣地望向他这头,拙劣的扩大了笑容,一副坏心肠的模样,“是不是咖啡的味道不合你心意呢?”

…其实是看到你才倒胃口。他想着不由讪笑,到头来还是礼貌地微微一笑,“其实是肠胃出了些毛病,不碍事的。”

一旁的毛利十分紧张地关切下午不也还没事怎么这时候就难受了,黑羽先生只是加深了笑意:“那还真是不凑巧。”

…。阴阳怪气的家伙。工藤嘴上胡乱应付着,私底下早就把这辈子的白眼儿翻了个遍。再三安抚毛利自己身体并无大碍后,紧张的青梅竹马松了口气才起身致歉如厕。

偌大的咖啡厅寥寥无人,天主教装饰风格的咖啡馆格格不入地放着一首很长的印度歌,咖啡豆的浓香携夹着时间融化在暮霭中跳跃奔驰,着实带着一股诡异的暧昧。

工藤尴尬地轻声咳嗽,他不是很习惯与陌生人交流自如,更别提这位小哥和自己相当不对盘。倒是那位仁兄看上去十分雀跃,盯着自个儿笑得他格外不自在。

“……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他用一副没所谓的表情看着他,“只是有些久没见过新一同学分外想念而已。”

工藤听到这不由出声打断:“不好意思黑羽先生,我想你的措辞有问题,我们并不认识。”

黑羽笑了笑:“我可是久闻工藤同学大名,今儿终于有机会和你坐在一块儿聊聊了。”

“哦?”工藤抬眼儿看向他,嘴角稍稍上扬.“说说看?”

【快新】七月四日多雨无晴.00/现代Paro.

七月四日多雨无晴

…咳.是新人。一篇充斥着ooc和bug的同人.单纯的现代校园Paro 是个大家都熟悉的俗套三流小言..想写个长篇也不知道能不能写的下去毕竟是第一次…。原著无关,请相信这真的是快新,有雷还请不要介意。

00.

一七夏月炽热流火,树上夏蝉撕声尖叫,划烂了如洗青穹上洁白无瑕的云朵,也唤醒了这吃人一样的燥热夏天 。

这是考试的最后一场了,考场里中性笔的舞步错杂好看。不同于其他考生的唉声叹气,男主人公工藤新一老早地填完数学答卷,嘴里叼着笔头儿开始对着窗外打瞌睡。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不是吗?他想,今年是厄尔尼诺强盛的年头,大概又是个涝夏——一连接着都是好几天的雷阵雨,好容易放个晴全留在期末考上 真是有够衰的。工藤翻了个白眼儿摸了摸鼻头,借着盘起胳膊附身进入梦乡.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放学了,同班的毛利小姐此刻端正的坐在眼前的座位上眉目含情。见他有了睡醒的意思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到一边儿,接着提起课桌上的背包督促他快些回家。工藤同学盯着他青梅竹马脸上可爱的红晕不由心生暗笑,想着这果然才是十七岁青春该有的模样。

接着他提起收拾完整的背包,起身欲行,这时候毛利小姐把头埋下去,轻声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走走看。

午后的阳光温蔼柔丽,公园参天杨树的枝叶将老去的金色阳光切割成条缕的模样。孩童嬉闹着踩过路沿石底未干的水渍,长椅上成伴老人携手言笑,这样一副再温柔不过的画面不就该是一次约会该有的模样。

“新一..”青梅竹马的脸颊叫斜阳染上一层金色的余晖,甚是好看,“我很喜欢这里。”

“嗯.”他轻声应道,这样的罗曼蒂克情节较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比起逗留在这他更愿意泡在书房.于是他微不可闻地叹口气儿,把目光转到并肩同行的人身上。
同行的姑娘嘴角似乎永远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她似乎有些紧张,挨得很近他可以听到她有些促狭的呼吸。

“你,你看什么看啦…”小姑娘抬头不好意思地嗔了他一眼,接着拙劣地岔开话题指着前头说,“前,前面池子旁围了一群人诶,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工藤点点头,他确实不太习惯沉浸在这样带点儿暧昧气息的氛围里,眼前的这个话题也确实缓解了这份尴尬。两人踱步过去,发现不过是几个小学大小的娃娃正围着一个年青人身边议论着什么,不时还能听见几声诸如夸赞的惊呼。

搞什么…原来是魔术啊。工藤微微倾身凑过去乜眼仔细瞧了瞧,心下不由一阵鄙夷,还真是小孩子喜欢看的东西。他起身欲叫着身旁凑热闹的毛利回家别浪费时间,却发现旁边儿的人正惊奇地看着,嘴里还不住轻呼道太厉害了之类的赞许。

“呿…有什么厉害的。”他扁了扁嘴,抬起头来仔细端详着被包围严实的年青人——他大概也是十六七的模样,身上穿着的是一身藏青色的学生校服,样式却是没见过的——大概是外地来的,他想。那人的手指修长好看,变的戏法无可挑剔,这倒是蛮厉害的喔,可惜要逃过我的眼睛还差了一点。工藤想到这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膀,回过神才发现那名年青人已经起身踱到毛利的眼前,轻持她的手指轻吻:

“这位可爱的小姐下午好,不知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喝杯咖啡?”

“……??!!开什么玩笑!?”原来是个轻佻的花花公子吗,工藤借一步抢过去挡在人身前,对上眼前人的眸子。

这时对方才乐意把视线望向自己,只见那人有一双美丽的眸子,里头深邃闪耀,眸心深处飞快的闪过一丝狡黠。

“是吗?”